隐狐君

这里隐狐君yin.fox,性别男性向男爱好屌【不】不要因为我是死基佬就嫌弃我。因为喜欢的东西太多,写的画的东西也不定,目前蹲坑农药,只会画死基佬。接受点图【仅限bl或性转到男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失眠井盖_:

问卷画完了,图源水印
对不起不是认真画的,看着开心就好了😂😂😂

呈命?卧龙君?
吾乃撰命之神,仙瑶。
图二无花
这边没人看过我的文我就不打农药tag了,打个亮崽tag,这算是重生亮崽

这是一场打到海枯石烂的战斗【程咬金X东皇太一】
ps:写这对的原因是有人挑战我的底线,说什么东皇就是大乔的,还说和程咬金在一起侮辱了小黄鳝,那也是棒棒的,我就让你看看我们产粮的有多恐怖,我到底杂食到何种地步,我就写爱与正义和龙王了怎么着吧!哦,顺便,吃下我的安利,不萎男人组们棒呆了。

  这是一场打到海枯石烂的战斗。
  程咬金从来没想到过有人会挑战自己的血条。当他在河道草丛找着自己的大绿斧子,当他好不容易在草丛里找到了,一个黑乎乎的球打中了他,程咬金按耐住想要骂爹的冲动往草丛里看过去,只见一个头上长着犄角,身下拖着一个大尾巴的人待在草丛里向他笑着打招呼。
  此刻,程咬金的脑海中响起了那个古老的歌曲。
  「头上有犄角,犄角,身后有尾巴……」
  不过这家伙说真的不太像龙啊,倒像是……黄鳝???
  程咬金拿起了斧子,对他告别,他还要去帮队友,结果这家伙居然凑过来,突然间,程咬金就被吸了过去。
  “俺的血条!”程咬金站在那里大叫,他动不了了,再看看这个黄鳝,刚开始遇见他时,他是空了两格血来着,现在,满了。
  吸血的吗?
  不久后,那人,哦不,那黄鳝松开了程咬金,他用手指抹抹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你的血不错,很好喝。”
  “在下东皇太一,还是新人来着,请多指教。”这样说着,嘴角还带着笑意,攻击却是打过去了,程咬金大喊一声MMP赶紧离他远点。
  “小子!俺招你惹你了!”找斧子而已,至于吗。
  “你的确没招惹我。”东皇太一笑着,“可我们在打排位赛啊。”
  程咬金:“……”
  哦,对哦,这好像是排位赛来着……
  “那你不去帮你队友过来蹲草丛干嘛,还打俺!”程咬金拿着斧子大吼。“看你的血条你是坦克吧,不保护队友蹲俺作甚!”
  “他们太弱了。”东皇太一打个哈欠,“一个个的都挑战不了我的血条,倒是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哈?”程咬金一脸懵逼,“俺?俺做了什么?”
  “你的大啊,回血。”东皇太一凑过去,“我想和你决斗。”
  程咬金:“……”
  你见过谁邀请人决斗是蹲在草丛的?还带着一堆黑球球。
  思来想去的,决定还是答应了,反正他们都没有坦克四打四也是no关系的!
  两人于是就在下路暴君和河道河蟹的见证下开战了……
  东皇太一带着三个球球转呀转,程咬金挥着斧子,看血条紧张了程咬金赶紧开大回血,成功回满,之后东皇太一开大吸血,把自己的血条回满。
  就这样无限循环……
  无限循环……
  “小子!不错嘛!够持久!爷喜欢!”程咬金继续挥着斧子,东皇太一邪笑一下贴过去开大,“你的血,我也很喜欢。”
 

  诸葛亮:“那个,你们两个……铠别打起来了……我谁的蓝也不要,我想自己打……”
  两个铠:“小军师说什么呢!我要给你打一辈子蓝!”
  “是我要给小军师打!”
  “是我才对!”
  百里守约:“啊啦啦,你也在找弟弟吗?”
  敌方百里守约:“是的呀是的呀。”
  兰陵王和花木兰在草丛吃瓜。
  安琪拉不想说话。
  突然,打野二人组想起了什么。
  “我们家坦克去哪了?”
  “你们家坦克也不见了?”
  “……”
  中路两个铠因为给诸葛亮蓝而打起来,一堆吃瓜群众围观。
  至于那两位。还在无限循环。
  他们一直打到了水晶爆炸,这场胜负还是没有分出来,更加奇特的是两人的血条几乎没什么变化。
  后来的两人单独开了单挑局。
  至于打了多久,鬼才知道。
  总之到了后来峡谷内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事,就是东皇太一和程咬金遇见两人就跑去草丛不知道干什么,只知道后来东皇太一说他在找自己的球,而程咬金在说找自己的斧子。

诸葛亮亚种
诸葛冰晶
喜欢唱歌来着
头上的耳机上的是雪花,我画不出来
最喜欢在局内唱
对面的水晶你快点炸,快点炸!
【只有头可以看】

我不画了!谁爱画谁画去!累死我了!
亮崽的千本樱。
五千残烛明灭那版的

在QQ空间相册翻箱倒柜发现了这个,因为画的太差就没发,这个我写过短篇嗯……没画完……

诸葛亮的千本樱【五千残烛明灭版】
懒得上色了哎。
形象自设。
刚才那个有点小bug……

其实你们不知道的事(各个片场的空气墙又破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

画人难:

【吕布为了给貂蝉买口红和裙子,是时不时会跑去天策府赚外快的(最近貂蝉说她想要鸡金)


【其实露娜做饭很好吃,可惜的是她只会做一道菜(全年365天青椒炒肉丝)


【东皇太一的龙鳞每年都会脱落更新,落下来的老鳞会被后羿收起来卖给某魔法界的巫师们,还和他们签订了长期合作合同(这事当然是瞒着东皇的)


【李白的酒葫芦不仅会装酒,还曾经装过雪碧、可乐、橙汁、椰汁、啤酒……甚至还装过百里守约煲的老鸭汤(酒葫芦有话要说)


【刘邦偷偷在张良的书上涂鸦过,不过因为他用的隐形墨水,所以张良并没有发现(没事,反正现在知道了)


【成吉思汗的狼第一次见到百里守约的时候习惯性地凑上去闻了他的屁股(尴尬大发了)


【庄周的鲲又双叒叕被偷了,不过这次是明教(快醒醒别睡了,快去天策府报案吧)


【狐白喜欢去隔壁大唐找各门派喝酒,一次和霸刀弟子喝到酒醉,那位霸刀摸着他的毛毛领说『多好的皮草啊……』吓得狐白瞬间酒醒(没说错)


【据不靠谱的传言:当长孙忘情,燕忆眉,曹雪阳,崔永沅,小七,花木兰,露娜,武则天,阿珂这些人蹲在一块的时候,那个地方会地震……(不可信)


【李元芳经常被喂糖葫芦,只要他出来就会有各种奇怪的侠士拿着糖葫芦喂他;后来元芳学乖了,出门从墙头和房梁上走,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蛋叉叔叔的糖葫芦☆)


【天策府对百里兄弟的热情不减,同时他们还看上了成吉思汗胯下的那匹……(没人来阻止一下吗)


【现在五毒的鼎里除了原有的风味外,还增加了一味风油精(问下仙王蛊鼎现在喝了是回血还是掉血)


【和长歌门混了一段时间后,蔡文姬已经会铺懵逼圈了(不!!!!)


【刘备听说隔壁剑三的服装都很好看,于是攒钱去买了一套给孙尚香,然后孙尚香悲哀地发觉自己的胸围根本撑不起来……


【小乔听说了之后跑去问周瑜能不能也给她买,周瑜思考良久,买了萝莉款的(啧啧)


【凤白和昭君去丐帮吃饭的时候被一个丐哥以为自己的赤箭(隼)和白凤(隼)成精了(????)


【曹操迷上了隔壁的PVP,他觉得这种百团大战可过瘾了!于是从一个普普通通的阵营小斗士混成了攻防指挥(厉害了我的曹老板)


【↑可是他发现对面的指挥居然是夏侯惇……


【↑↑更悲哀的是他还发现对面指挥的绑定奶是蔡文姬……


【无奈曹操要去找甄姬嘤嘤嘤,结果甄姬早就和王昭君去三生树炸烟花了,根本没看到他的密聊(亲友都是假的,还是自己一个人玩吧)

一见倾心【铠亮】依旧自己割腿肉

   那是我第一天正式来到王者峡谷,那天,我被带上了战场,遇到了他。
  我不太明白男人为什么穿高跟鞋,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喜欢来回蹦,当然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喜欢让一堆小法球围着他转。我唯一明白的就是,我对他,一见钟情了。
  这次我也遇到了妹妹,她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跑过来和我说了句:“哥,你别贴着诸葛亮了好不好,你去上路啊!”
  啊,原来我跟了他一路吗?
  我在上路,看不到他,他好像很厉害,大家也叫他小军师,听说前世的他,也就是来王者峡谷之前的他是二十七岁出山做的军师,被一群老男人围着,难怪大家都叫他小军师。啊,他支援下路了,中路看见他追过去了,野区的也看见他了,我要不要过去帮忙呢?来个英雄救美好不好呢,这样他会对我有好感吧。啊……他三杀了……
  上路实在是不好守啊,听说,上路能把一塔守四分钟就是一个合格的上单了,我能不能撑到那时候呢,有些……困难呢……
  嗯?他过来了?在草丛里。发起进攻?这是需要我的意思吗?好的,我的血量也没问题,我会好好的协助你的。
  你双杀了呢,好帅气啊。
  “谢谢你,铠。”
  啊……
  这种感觉……
  后来,我回城了,他去中路清兵也回来了,不过当时,为了大局着想,我先走了,真的好想和他在泉水待上一会儿啊。
  我妹妹她发了撤退,还有小心草丛?怎么回……啊!
  我跑了过去,他因为战绩,被人盯上了!刚才看到对面打野的过去了,看来人数挺多的,下路那里有两个,应该有三个人盯着他。
  “快走!”我对他喊着,他看向了我,对面的人看我来了,见我离他们比较近,直接将我围住,我看到了他愣了半秒,之后冲了过来,喂喂喂,不是叫你跑吗?
  “你还好吗?”他站在我面前问着就还剩一丝的我,他三杀了呢……他好棒啊……
  我抱住了他,他好像是被吓到了,我原本以为我会被推开,但没有,他没有拒绝。
  他,身上好香啊……
  可惜沾上了我身上的血腥味。
  “谢谢你刚才给我吸引视线让我跑。”他搂住了我,“如果你没来告诉我我一定会中埋伏的。”
  他的声音就在我的耳边,我听着,其实他说的什么我也不在乎,我只是觉得,他的声音好好听啊。
  “好啦!”他猛的推开我,“你回城去吧。”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他就在我旁边看着我……
  我真的,好喜欢他啊。
  ……
  ……
  ……
  “铠,想什么呢。”
  “啊?”我回过神来,看他吃薯片吃的满嘴都是渣滓也是觉得好笑,“只是突然想起了第一天来到峡谷的场景。”
  “嗯?”他走过来坐到我腿上,“什么场景啊?”
  我摸上了他光裸的腿,他在家里一向如此,只穿着上衣来回跑,内裤也不穿,虽然是很诱人,但同样,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初遇你的场景。”
  “啊!那次啊!”他吞掉一片薯片,“我记得你那次傻不拉几的跑过来让我跑来着,噗呲,被三个人围着打。”
  “对啊,就那次。”
  “突然想那个做什么?”
  我笑了,吻上了他的唇,用舌头舔去粘在他嘴边的薯片渣。
  “知道一见钟情吗?”
  “那不是恶俗小说和电视剧才有的吗?”
  “嗯,不过,那次我是真的……”
  “我知道!”
  我看到他耳根都红了,啊,他真可爱。
  “我知道的……”他声音越来越小,垂着的两条腿不停晃着,我看着,凑过去耳边问他,“你知道什么?”
  他低着头吃薯片,边吃边嘟囔。
  “哪有人一见面就抱人的,眼神还那样……”
  “嗯……”
  我搂住他,看看电视里正热播的电视剧。
  一见钟情,的确是恶俗小说和电视剧才有的,不过,在现实也是存在的。
  “亮亮,我想……”
  “腰疼。”